中新網杭州6月27日電(記者 趙曄嬌 實習生 羅夏蘭 通訊員 汪琦 沈昉青)先是在中介機構繳納了數百元“中介費”,隨後又向這些中介機構介紹的用人單位繳納了數百至上千元不等的“培訓費”或“押金”,最後卻只工作了幾天就被“開除”……近日,浙江省杭州市4家“黑中介”聯手用人單位斂財的事件漸漸浮出水面,大多數報案者表示,他們在這些“中介”機構以及他們介紹的用人單位里,被收取了千元以上的“服務費”。
  記者瞭解到,這些“中介”機構大多開在寫字樓內,沒有明顯的標示和店招,招攬業務多通過在58同城、趕集網等網上信息平臺招聘、求職欄目中尋找目標,看中了之後就直接聯繫應聘者前往面談。
  “我們繳了錢,可是給我們安排的工作只幹了一個星期,卻不要我們了。”一些求職者向杭州市西溪街道勞動監察中隊投訴,該中隊隊長陳杭春說,從今年年初開始,他們就陸續接到了類似的舉報電話,反映找工作時被中介機構和用人單位聯手騙取“服務費”的情況,“半年時間內有80多起報案。”
  舉報者遇到的情形非常類似:先是找工作時被中介收取數百元的“中介費”,隨後又被介紹去工作的那家單位收取數百至上千元不等的“培訓費”或“押金”,平均每個人被收取的費用都在千元以上。但僅工作幾天,這些單位就以“不能勝任”或者“未通過考核”而將用工者“開除”。
  “他們找到了中介要求退還費用,但都遭到了拒絕,有些甚至被威脅和毆打。”陳杭春告訴記者。
  “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吸引了那麼多人前往,是因為他們大多開出了非常豐厚的薪酬,加上找的又是一些初到杭州,沒什麼社會經驗的年輕人。”陳杭春說,要從事人力資源中介資質,必須取得勞動部門的審批。而這些機構只有一個在工商部門登記的營業執照,根本不具備這樣的資質。
  記者跟隨杭州市西溪街道勞動監察中隊和轄區派出所的執法人員去了一家被舉報多次的中介。
  這家中介位於杭州市莫乾山路633號德源南樓寫字樓內,地段很是繁華。寫字樓一樓前臺,牆上掛著入住寫字樓的各公司名牌和房號,而其中B2室的位置,並沒有寫上公司名字,而是用一塊“夜場面試請上樓”的牌子代替。
  執法人員迅速衝到B2室,一進門,就看到牆上貼著幾張衣著暴露女子的照片。這間屋子約有七八十方,被隔成了4間。裡面擺了七八套辦公桌椅和10臺電腦。
  執法人員封存了電腦、電話機和部分文件,其中有一大堆《杭州文化娛樂場所人員登記表》,從上面的信息來看,來這裡應聘的人基本上是外地來杭的90後青年男女,學歷多為“中專”、“職高”畢業,但也不乏重點學校畢業的本科生。
  在一張手寫的紙上,記者看到寫著“男模、女模”,“陪客人喝酒娛樂,聊天”,“玩色子、公主”,“負責客人點歌、開酒,負責包廂服務,200起步”等字樣。
  現場的男子說,他們公司的主要業務是給年輕人介紹娛樂場所的工作,每介紹成功一次收取100元的費用。但從工商營業執照上登記信息來看,這是一家商務信息咨詢公司。
  與此同時,另外幾組執法人員分別查處了位於杭州市文錦大廈、華門自由公寓、天目山路160號寫字樓內的三家機構。其中文錦大廈的這家機構,執法人員進入時,仍有2個年輕人過來“面試”。
  從現場取證來看,至少可以確定該公司系超範圍經營。首先將對這幾家單位處以1萬元以下罰款的行政處罰。
  至於是否屬於詐騙,還要等公安機關對封存電腦、電話、文件中的信息作進一步分析調查後才能認定。
  “這段時間正值學校畢業生招聘季,而今年的就業形勢又非常嚴峻。”陳杭春表示,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輕人,難免會因求職心切而落入“黑中介”的陷阱。
  “街道和社區設有專門的推薦、介紹工作的機構,如果市民要找中介求職,也最好到那些政府開辦的大型人力資源市場或者人才市場,不要找那些來路不明的機構。”陳杭春說,正規的人才市場收費很低,最多幾十元,介紹不成功還可以退款;而一開口就收取數百上千元的,有很大可能是非法的“黑中介”。(完)  (原標題:杭州黑中介千元介紹工作 求職者工作幾天即被開除)
創作者介紹

Heroes

vh82vhucj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